长安夜歌姬

退至极路,心至坚固

莲子清如水,怜子情如水

「为什么所有人都认为病人进了医院就应该活?‘我花钱了,所以你就得给我治好了!’那你到饭馆吃饭,你也花钱了啊,你要龙肉,人家给你上吗?上不来龙肉,你就告人家去吗?病人死了,骂大夫:庸医,草菅人命!病人好了,也骂大夫:妈的,一个感冒花了老子好几百,又验血又拍片子的,坑人!问题是,不验血我知道你细菌感染,病毒感染啊,不拍片子,我知道你是不是肺炎啊?嫌贵,嫌贵你可以不来啊!你上饭馆吃饭,你觉得这个馆子太贵,你怎么办?走呗!你会打厨师吗?你会告服务员吗? 嫌检查多,说什么,80多岁的,心脏病的老太太,给人家查什么梅毒啊?废话,我知道你60多年前是不是妓女啊?谁能保证你得的是冠心病啊?要是梅毒性心脏病呢?说白了,不是嫌检查多,就是嫌花钱多!医院是非赢利机构。可医院也不是慈善机构。医务工作者应该救死扶伤,可医务工作者也不是神仙,可以靠吃香活着。没钱?没钱也得给人家治病!这钱谁出?没人出!这不是强盗逻辑是什么?你到饭店吃饭,你不给人家钱,人家能给你饭吃? 什么,你说人命关天?那好,现在有一个快饿死的人,到饭店吃饭,不给钱,饭店就必须得让他白吃?这难道不是人命关天?」
就是发泄一下,没别的意思,想喷滚别的地方去[拜拜]

别在能骚浪贱的年纪里端庄地活着吗?

我觉得就算不放纵,不肆意,循规蹈矩的活着,也一样能活的精彩,活的让自己觉得没白活

好成绩,好工作,好朋友,好男人,这些又有什么不好呢?难道非要头破血流的才叫青春?

我一直都活的特别规矩,从来都是按照我妈的希望来,从小到大我唯一没听我妈的事就是去外地上大学,但那也是她勉强允许的范围内。我不就是在能骚浪贱的年纪里端庄地活着吗?但是我依然对生活充满热情和希望,这两者一点都不矛盾。我也有一颗张狂的心,也偶尔会放纵自己去享受,去打破束缚,但是大部分时间我都活的在外人看来无比规矩,可这一点都不妨碍我依然幸福快乐

端庄又有什么不好呢?端庄才能活的尊贵荣耀,才能让自己享受睥眤人生的乐趣,那才是对生活的尊重。光有一往无前的勇气不行,我们得让自己有活的痛快的资本